重庆桑拿网

新闻资讯

泰国恐惧症:为啥度假天堂变成了割腰地狱

  曾经那个中国老百姓的后花园,无数年轻人口中的“快乐老家”,在一个月内经历了中文互联网的洗礼,从廉价旅游天堂,下坠成恐怖腰子地狱。

  在那条广为传播的视频《美国网军转战东南亚,为女性设下的血腥陷阱》中,这位博主认为“泰国男模餐厅”在中文互联网突然爆火,背后的阴谋是人口贩卖的灰色产业,目的是为了引诱大量中国女性前往,后果可想而知。

  紧接着视频内容被网友们广泛传播。如今视频已经下架,但余威犹存,有人忿忿不平,言必称“资本下场”,背后一定有鬼。

  就在“心医林霖”的视频发酵过程中,另一位名叫“小乖兔兔”的博主也现身说法,表示自己在泰国打车时遇到司机不按导航行驶,在车内播放视频并且抽食大麻,导致一车人产生生理躯体化反应。劫后余生的她,判断自己与贩卖人口的黑色产业擦肩而过。

  而一位名叫“美七777”的女博主将事件推向。3月8日左右,她发布了一系列关于男模餐厅的视频,后续又消失断更。后续她现身曼谷机场,神情恍惚地澄清了个人安全情况,全程神态紧张,疑似被绑架或威胁。

  这番操作直接将大众对泰国的恐惧心理推向顶点,大家纷纷拿起显微镜当上了赛博侦探:她一定是因为去过男模餐厅之后被黑产组织控制了;她身上有待的痕迹;她说不定活不了几天了。

  眼看事情发酵到快要无法收场,3月23日,“美七777”再次发布澄清视频,称引起争议的机场视频是临时录制的,当时没有休息好所以状态不佳。如今她的新IP显示,人已经去了西非的科特迪瓦。

  在几位博主的合力传播之下,大众基本盘对泰国的印象跌入最低谷。泰国已然成为了世界犯罪之都,吴京去了都得丢个肾才能逃出来。

  泰国驻华大使馆坐不住了,3月23日发布声明,证实了一系列安全问题是“误解”,泰国将“高度重视中国游客的旅游质量、安全以及对泰国的美好印象”。此前广泛传播的几则视频深圳抓龙筋,也相应被删除下架。

  丁香医生等科普博主看不下去了,第N次向大众普及:割腰子不是你下楼买菜那么简单。肾移植手术的难度和专业要求相当高。

  “简单来说就是在肾脏供者和受者完成医学筛查后,使用通过腹腔镜手术或开放手术先把肾脏从供体中取出,然后冷藏并快速运输到医学中心,以移植给血型和组织配型相容、不会产生对于供者组织抗体的患者。”!

  最近在东南亚活动的著名自媒体人@花总也科普,“割腰子”并不是大众想象中的随意找个路人,割下腰子浸泡在福尔马林里那么简单——这种腰子“没有锅气”,割了也没用。

  再加上最近刚发生的新闻,一名中国女留学生在泰国遭3名中国男子绑架后弃尸香蕉林,人们对泰国的印象雪上加霜。

  大众对泰国的印象彻底改变了。即便不少泰国IP的网友证实“现实其实没有网传得那么可怕”,评论区的主流声音仍然是:谁爱去谁去,反正我不去。

  @小老虎泰国行是抖音著名的泰国吃播,被网友尊称为“四国特工”之一(四个著名的海外吃播博主)。在一则与泰国警方合作宣传安全注意事项的视频里,他的评论区被恐惧的国人猛烈冲击。

  也许有人会问,如果去了泰国就一定会被割腰子,那么日韩与欧美国家为什么没有流行关于东南亚盗肾的传言?

  《大西洋月刊》在2020年的一篇报道中指出,新冠疫情让全球人民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集体精神创伤。

  “在感染开始消退后,精神健康问题的二次大流行将随之而来。在极度恐惧和不确定的时刻,人们被切断了舒缓的人际接触。拥抱、握手和其他社交仪式现在都带有危险色彩。患有焦虑症或强迫症的人正在挣扎。”!

  WGSN在一份报告中指出,后疫情时代人们环绕在一种名为FOGO的“外出恐惧”中。这种恐惧极有可能在疫情结束后仍然维持一段时间,久居家中的人们对出远门感到异常不安。而心理状态的变化,也会对消费行为产生影响。

  这其实也是为什么大众会频繁强调“祖国真好,我哪也不去”的原因。本质上可以理解为一种创伤应激。

  短视频对缅北灰色产业的科普,与旅游博主去东南亚的攻略相互交错、互为印证,于是大众在头脑中不断强化着“去了东南亚就会丢腰子”的刻板印象。

  事实上,被骗进园区囚禁的“猪仔”,与在热门景点打卡拍照的普通人,本质上并不是同一类人群。集团大概率不会冒着外交风险,去大街上随意绑架普通游客进园区,他们已经有一套运营非常成熟的产业链,钓的鱼是在网络平台寻求高薪工作的年轻人。

  自媒体人@花总曾估测过:“现在大部分从业者都是自愿的,如果不是家乡警方反复催告劝返,他们根本就不想回。如果要回就心照不宣地讲一个受害者的故事,而被骗就是最好的托辞。”?

  在东南亚黑产圈里,最声名远扬的就是缅北——这片土地在中文互联网的风评,已经超越墨西哥和南美洲,快要坐上全球犯罪之城的头把交椅了。

  位于缅北妙瓦底的KK园区,被称作东南亚人口转运的终点站。这片区域集中着大量集团,高高的围墙上挂满了铁丝电网。想逃跑,不是丢命就是掉层皮。

  从园区逃出生天的幸存者,几乎都把这里称作人间炼狱。一位来自中国香港的L先生总结,园区里大致有三种人?

  三是被各种高薪工作骗进园区的“猪仔”。他们被高薪工作蛊惑,签下合同坐上飞机,进入园区就开始漫长的,从此便很难逃生。

  猪仔们来自不同的地方,但基础门槛是会说中国话,方便日后从事作业。包括且不限于中国人、中国香港人、中国人、马来西亚人。前脚入职,后脚就没收护照。

  如今,公司已经不会把“坏”字印在脑门上了。从园区逃脱的中国香港人杨维斌告诉记者,他原本以为这是一份很普通的客服工作,收到的offer非常正式,不仅承诺了工资,甚至还有英文版offer,连语法错误都挑不出来。

  动辄17个小时的工作时间,如果业绩不达标,就会迎来拳打脚踢、鞭刑、电击、剁手指、螺丝钻头、坐水牢等酷刑。像“坐水牢”这种刑罚,据说是早期缅甸军阀用来惩罚战俘的手段。

  想要“离职”,要么“抓交替”拉同伙进来;要么缴纳高额的违约金;要么给家人发消息,不交赎金就割器官。

  一位拥有硕士学历的中国香港男子陈先生,在缅甸的6个月之内被转卖了5个园区,他称自己凭借经济专业的知识,在电诈公司已经做到了组长的位置。有一天,老板让他决定一位业绩不达标的下属的命运:要么再给一个月时间做出业绩,要么直接杀了卖器官。

  据维基百科统计,缅甸目前共有15支武装力量,说好听点叫高度自治,实际上就是各路军阀占山为王,枪杆子硬邦邦。比如KK园区所在的妙瓦底,就是克伦邦武装组织掌控的地带。

  穷山恶水,却没有配套产业致富,于是地方武装和黑产老板勾连,一个收保护费当保护伞,一个按月上供美金,于是一套黑暗的生态在这里运行下来。想要持续运营下去,就要不断地吸收新的猪仔,完成更高的业绩,更多的资金。

  自媒体人@花总深入缅甸调查之后感慨:“说到底,可怕的从不是某个地方,而是人。如今盘踞在缅北搞的、噶中国人腰子的,也基本是中国人自己。那些充当保护伞的当地势力,则靠征税分红壮大。”?

  之所以人们会将泰国和缅北联想在一起,正是因为恐怖地狱KK园区,和泰国北部边境只隔了一条窄窄的莫伊河。

  一位B站UP主曾经冒险走到了河边的边境线上,立刻被泰国边警劝返;马来西亚议员沈春祥来到莫伊河边拍摄,河对岸的园区武装歹徒直接拿起机关枪瞄准他。

  西哈努克市,中柬两国政府认定的唯一中柬国家级经济特区。中资在当地重点涉足赌场、地产和观光业。当时,人人都预测西港会是未来的“小澳门”。

  2016年随着特区建立,大量中资进入;2019年柬埔寨停发赌场执照,大批资金撤离;2020年疫情重创之后,西港也走向没落。中国人口从2017年的7。8万,到2020年下跌到了1。2万。

  黄赌毒不分家,以业发家的西港,陆续容纳了大批灰色产业,黄赌毒在西港泛滥,甚至连东莞特色性服务也在这里“文艺复兴”。

  西港的电诈园区连绵不绝,园区里甚至配备了游泳池深圳抓龙筋按摩、健身房、餐厅和超市。周边甚至为了中国人衍生出了一条龙的生态。中国人圈子的饭店,三四个人就能花费200美元,本地人根本去不起。

  BBC最近推出了一部纪录片,镜头对准的就是柬埔寨西港园区里被困的“狗推”们(业务员的昵称)。据志愿者组织估算,整个东南亚至少有50万个狗推。

  北漂的Joyce,是一个35岁有婚恋焦虑的女孩。对象用造梦的手法,让她误以为自己遇到了真命天子。对方承诺她未来可以共同在北京买房,先是骗取了她的存款,后续又诱导她在9个网贷平台借钱,征信全部都乱了。

  最后她负债70-80万元,只能靠做直播的微薄收入还债。看到单元楼里反诈宣传的海报,她觉得一切都太讽刺了。

  美国波士顿的另一位受害者Cindy,是一位离异中年妇女,经营着自己的企业,查出癌症晚期后,人生低谷的Cindy遇到了年轻帅气的网友Jimmy。

  在网恋的过程中,Jimmy利用Cindy大龄女性的母爱和同情心,一步步蚕食着她的理性。最后拉她入伙投资了虚拟货币。

  打一巴掌给一颗糖。狗推们在过程中讲究循序渐进,每次让对方赚一点小钱,提升满足感。当最后一次显示“提现失败”时,Jimmy告诉Cindy,你还需要再交10%的税。

  当时已经被骗了200万美元的Cindy,将信将疑地又追加了50万美元,结果系统显示:你排在提现系统的第193位,每上升一位,就需要再充值1000美元。

  Cindy这才发现自己是被屠宰的“猪”,他们放干了她的血。而那个帅气多金八块腹肌的Jimmy,只不过是西港园区的猪仔之一,他盗用的是某韩国网红的照片。

  在纪录片里,还有一位化名“弟弟”的狗推,被困在西港园区里试图求救。他联系到了志愿者组织GASO,希望能得到外界的帮助。

  在他冒着生命危险的视频里,我们得以窥探神秘的园区内部。除了铁丝网,园区还有24小时守卫。一旦被抓,小命难保。

  提起园区和灰产,人们总说:这里的冤魂比活人还多,KK园区外的莫伊河里,传说还会漂浮着断肢浮尸。

  与此同时,或许一个未成年人正在被运输到人口黑市,一个猪仔因为业绩不达标正在被电击,一个被贩卖的妇女正在被产业吞噬。

  有人在秀看到了自己相识的老熟人被切下器官做成了畸形怪物;有人在泰国喝了一杯酒第二天人已经被面包车拉到了缅北园区;流传最广的,仍然是睡醒发现自己躺在浴池里,腰子已经不翼而飞,手边多了两万块钱。

  这些“器官盗窃”“肢体残缺”的古老的都市传说我们并不陌生。毕竟中国人关于“盗肾”的焦虑很早就存在了。

  从中国古代 “采生折割”(古代的一个罪行,指的是一些巫师为了做法,而残忍地官的行为)的恐惧,到清末流传的洋人盗取器官的传言引发了“灭种”的焦虑,再到上世纪50年代华北地区割蛋传说的流行,我们总是对“大意失腰子”的故事格外敏感。

  1980年,拉丁美洲地区也流传过盗取眼角膜的都市传说。1991年,《华盛顿邮报》首次刊登了一起美国的盗肾传言,结果记者顺藤摸瓜,发现是这个故事其实是一部被退稿的电影剧本。颇有一点《走近科学》的味道。2000年之后,QQ空间与人人网流传着国内版本的盗肾故事。

  他刚落脚清迈民宿的时候,就询问华人老板是否听说了国内关于泰国的传言。老板听罢立刻拿出手机——这不是新闻里都在播吗。

  无论走到哪里,峰哥都要说一句“这太可怕了家人们”,哪怕镜头里只是最普通不过的东南亚街景。看到悠哉度假的白人,也不忘揶揄一句:还是白人心狠啊,连小孩都送来割腰子。

  峰哥躺下了,就是“位列仙班”;峰哥上车了,就是“摘腰手术车”;峰哥吃饭了,就是“里面有”;峰哥抵达金三角,就是“腰子经济特区欢迎你”。

  他告诉我,安全问题不必过分焦虑。只要不主动前往偏远地区,热门景点附近注意看管好自己的随身物品,基本上和三年前的泰国没有明显的区别。

  他曾接触过当地的民宿生意。疫情政策刚放开,他就决定买一张去曼谷的机票,考察一下当地的旅游市场是否恢复。

  还没出发,机票的价格就让他吓了一跳。回忆起前几年,北京-曼谷的往返机票甚至有几百块的价格,而现在动辄就要两三千元。

  抖音和小红书上普遍提及的路边打车被漫天要价,可能是运气好,他目前并没有遇到过。曼谷堵起车来比北京还夸张,所以出行他首选地铁轻轨,要么就使用打车软件GrabCar,10公里路程差不多200铢左右。价格虽然没有多便宜,但至少安全有保障。

  这项神秘的服务需花费3000铢,合人民币600元。体验过后他非常失望:实际上只是一个噱头罢了。毕竟“抓龙筋”三个字让人浮想联翩,什么东西沾上壮阳,总会让东亚男人心痒。

  二是买榴莲。如今泰国的一小盒榴莲已经涨到了200铢的价格,合人民币40块钱。但好在其他水果的价格并没有涨价得太离谱。

  三是被冒充迪拜人的印度小偷骗钱。即便身为健壮的男性,也逃不过街头骗子的双手。为了安全起见,Frank和朋友并没有选择追上去。

  至于其他的吃饭花销,波动基本上在合理范围内。只要不是吃网红餐厅,路边摊和商场里的美食中心,都能在30块人民币内解决一顿饭。

  曾经国人选择泰国,看中的是超高“出行性价比”,而泰国涨价之后,同等价格可选择的范围扩大了,泰国不再是唯一的选项。

  泰国旅游局曾公布数据,“目前来往泰、中的重点城市机票价格是疫情前的1。5倍,而中国游客每趟旅行平均开支也从5万至5。4万泰铢飙升至6万甚至15万泰铢”,约为人民币1。2万至3万元。

  2022年泰国的平均总体通胀率达到6。08%,为24年来的最高水平。Frank表示,网友所说的“三年不开张,开张管三年”并不是大范围的现象。涨价确实存在,但宰客不一定只宰中国人。

  Frank观察,夜市上许多摊位还没有来得及开门,芭提雅酒吧街倒闭了一深圳抓龙筋spa。甚至连性工作者看到中国客人都会格外兴奋:毕竟他们曾经是出手最阔绰的客人。

  曾经风靡一时的“新马泰”旅行,让大多数人出国第一站就选在了东南亚。比起曾经芭提雅人山人海的旅行团,现在甚至可以算得上清闲。“虽然也能碰到很多中国人,但和几年前鼎盛时期完全没法比”。

  她这次度假的目的地只有泰国普吉岛。今年2月份,她就订好了机票跃跃欲试,哪怕向公司请事假也要出去玩一趟。

  普吉岛的五星级酒店均价在1200元上下浮动;打车偏贵,起步价200铢;两个人在餐馆简单吃一顿,花费在100元人民币左右;夜市小吃基本维持在50-100铢/份的水平;也不算贵,在连锁的kims,一小时泰式也就300铢/人。毕竟是成年人的度假,不需要像网络上的“大学生特种兵旅游”那样赶场子。

  总体看来,只有著名景点皇帝岛消费比较贵。吃一顿像样的饭,人均花费300元人民币,最普通的泰式也要3000铢/人。但皇帝岛的风景实在太好,豆妈也不打算计较太多。

  豆妈告诉我,身边的朋友也并没有被网上的传言改变度假选择,五一假期仍然有许多人选择泰国作为自己疫情后出国旅游第一站。

  2019年泰国共接待外国游客3970万人次,其中中国游客达1099万人次,为泰国创收5430亿泰铢,约占外国游客旅游总收入的28%。疫情开放之后,旅游业嗷嗷待哺的泰国,更是因为签证容易,入境门槛低,成了不少国人后疫情时代精神疗伤的首选地。

  然而另一方面,泰国靠近、毒品、人口贩卖泛滥的金三角,加上“黄袍佛国”背后“亚洲性都”的矛盾属性,再加上去年成为亚洲第一个大麻合法化的国家——如今的泰国,一次性把中国人最恐惧的元素全部集齐了。

  美国自由、南美毒品泛滥、荷兰大麻合法、欧洲国家劫匪小偷不断。陷入了这种循环里深圳抓龙筋按摩,世界上恐怕没有十全十美的地方。深圳正宗抓龙筋深圳泰式抓龙筋

技术支持QQ 3573253404

杭州正宗抓龙筋spa会所竭诚为您提供杭州抓龙筋按摩,杭州抓龙筋spa,杭州正宗抓龙筋,自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杭州抓龙筋按摩等业务,,会馆环境清馨、典雅和静谧,高超的技艺让你深度缓解疲惫,找杭州抓龙筋按摩,杭州抓龙筋spa,杭州正宗抓龙筋就到杭州正宗抓龙筋spa会所

在线客服

关闭

客户服务热线
18757561510


微信:18757561510